唸書的時候 總是會聽到許多人說社會對學歷高低 學校好壞有偏見 對此也有著概念

只是 這個偏見卻是那麼的深重

 

最近法院來了一個學弟 跟白學弟康師父有著天差地遠的差別

僅僅是高中職一年級就休學了 也有著一點紀錄

氣質上也有著濃濃的草莽氣息

這氣息僅出現在小時候朋友的印象中 念高中大學後就很少遇到這麼道地的了

經過一番的認識後 對學弟的背景也有些認識了

而其做事態度不像康師父一樣拖拖拉拉裝死裝蒜 很愛裝  而會將自己的工作盡力去完成

所以我對他的評價 是比康師父還好的

為什麼我敢對他們的態度比較呢? 因為這兩個新到的時候都是跟我住在同一棟的 所以瞭解都有一點

只是他們卻要走上相同命運  都必須搬離我這一棟

康師父是因為宿舍的分配不平均 爆滿的我們這一棟必須有人過去 所以幾個人決定後是康師父轉移陣地

而新學弟卻因為我們官長說要管理幹部就近看管新學弟 所以要其搬到跟管理幹部那一棟 以利管理


對於此 當天聽到這個消息後 整個就是覺得很不公平

因為如果我的假設成真的話 那就是太瞧不起人了

我的假設是
因為學弟有紀錄 怕學弟在宿舍幹壞事 及晚點名後偷跑出去 更可能因而鬧事
所以官長要學弟搬家

而因此假設的結論是

平常人因為對法律不瞭解 而容易對違法的人有著先入為主的觀念  因次判定一個人生與死

可是法律人卻也有著這樣的觀念 對學弟就下了這樣的判令 

使得學弟有了差別待遇   

 

我很想說這不應該
而我設想的官長有可能是在入法院之初 依然想維持著人人平等 不隨意論斷一個人生死
只是隨著年資已久 許多經驗之下 讓他有了這樣的專業 直接下出了個[判斷]

更因為替代役男的關係 所以影響不大 不會有損害賠償 冤獄 誤判等等重大失誤的關係

所以一個人好壞高低 價值高低 就這樣幾秒斷定

尊卑貴賤 這樣輕易地被決定

社會的金字塔 不是由職位或是賺取薪水或是對社會的貢獻而決定高低

而是單純的因為一個人有沒有紀錄 學歷的高低 學校的好壞而決定

 

我常常在想 這樣的社會現象 是一種觀念 流傳許多  要怎麼改?

我常常在想 這樣的社會現象 是一種專業 屢試不爽  要如何讓人改觀?

我常常在想 這樣的社會現象 是一種不平等的起跑點 要如何公平?

現在的我 不能做出什麼,未來的我是否能夠扭轉這樣的社會現象?

要有怎樣的能力才能讓這根深蒂固的瘤 曲直扶正呢?

 

 

後論: 新學弟不是唯一的個案

當初康師父被官長指派到法院服務處的原因是 他是碩士生(清大資工研究所)「於此是聽由轉述的

而同單位的正穎也是碩士生 具有法律及政治背景的他 僅是嘉義大學畢業的

法律背景與理工背景的相比 誰比較適合服務處呢?

因此我斷定這是 學校的差別 讓領域都能跨越

 

以上的陳述 不管官長的管理思維如何  這是我的感覺

其實 很多時候因為我們不懂決策者的思維 所以對他們有了不好得評論 
愚民政治常常毀了英明領導者的方向 拖累前進的速度

但是否也有可能是因為這並不是愚民 而是一群從不同角度看世界的viewers?

創作者介紹

救世主談話論

救世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ovehinalh
  • 這個社會的評判已經是很奇怪的
    有權有勢的~儘管之前有不良紀錄~也變成視而不見
    沒權沒勢的~出一點事情~馬上被大家所指
    我們待的社會已經是病態了
    我在成功嶺也得到很大的體悟

    雖是如此 我還是有看到仍然努力的人
    相信台灣依然有向善的力量
    做好自己 用心做每一件事

    我也想要有力量去改變這一切
    但是...我們現在的力量還是太薄弱吧!
    不知哪時 或許我們會跟小組長時代一樣
    一起合作吧~!!!!!
  • 欣悅
  • 我想不管外面雨聲有多大
    屬於自己該做的本分
    應該是自己做好自己的功課
    小力量才點滴都是一份力量
    加油囉^_^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