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5日下午我們一行四替代役男搭上車子,往員林廣成老人安養院而去,為的是內政部役政署的擴大替代役役男從事公益服務活動而行。

其實在成功嶺的演講中,講座有介紹到創立台灣替代役的最初宗旨:社會公益,講座也說最符合的役別是社會役。相對於我們平常人及其他役別的替代役役男偶爾的一次公益活動而言,社會役他們已經不只是公益活動而是日常作息了,因此是最能為社會公益付出的一項役別。當下,我認同這真的會是有意義的服役性質,最終我沒選社會役而是往司法行政役而行,遺憾自己未能盡一番力,榮幸自己能藉服役充實自己,而參加了這次公益服務活動我很有感觸。

到達了安養院後,我跟另一名學弟與一名張阿公相處聊天,張阿公高齡92歲,用了92年的頭腦、耳朵及眼睛依然精明,與一般老人常有視力聽力退化問題不同,所以我們之間的談話輕鬆許多。起先在大廳聊天而後我們往他的房間續攤,看到了他今年端午及重陽參加院內活動的照片,當時的張阿公感覺起來硬朗許多,精氣神飽滿,但對照幾個月後的現在,瘦了癟了虛了,內心震撼如波濤洶湧,臉上表情如水波無痕,如何能差別甚大呢?當下應該我也是表現得很正常吧?!聊天技術弱的兩人對上偏沉默的阿公,時間停止於幾坪大的兩人房間內,思緒奔騰不止不停,高齡九十的張阿公為什麼會被送來這呢?活動照片中的他不輸給六七十歲的「小伙子」,然觀現在模樣,除了我們聊天眼神炯炯外,其餘時候眼神渙散。而問說有什麼興趣,張阿公說沒什麼興趣了,平常也都沒作什麼,也沒怎麼運動了,他要我們趁現在多運動,免得後來喪失動力。

當然也有聊到他貼在牆上孫子們泛黃的歷史照片,似乎是二十幾年前照的,但他卻說照片中最小的孫子今年小六…張阿公也說自己應該當曾祖父了,這個「應該」令人聽了心痛, 聽得出他的子孫很久沒來看他了。

我想問,為什麼被送來?我想問,為什麼這麼高齡了願意住這邊?我想問,子孫們都在忙什麼?但我不敢。

後來邀請他一起下象棋,因為這是他之前曾有興趣的東西,但…他說他也沒象棋也沒棋友所以在這邊沒下象棋,於是我去借了棋類遊戲與張阿公一起下象棋。下到三點多時,其他同行者進來告知該離開了,我也跟張阿公說可以跟他們服務小姐要求就會有象棋可玩了。我想跟他說我會常來跟他下象棋,可捫心自問 —自己奶奶外公婆都沒花多少時間陪了,還能開口還能信口開河?到嘴的話吞了下去,跟他說道別,踏上歸途。臨別一眼而去,他又回到了初見面的神態。

或許我們的拜訪是給他們了一點希望,但我們匆匆的離開卻更似吹熄隧道底的唯一燭光。

上車做了決定,絕不會讓自己的長輩進到安養院,無論什麼狀況。因看到了張阿公的例子後,或許長輩在安養院可以獲得較專業的照顧,可卻也跟子孫親人們分開,人生的希望之光也隨光陰漸離漸淡,人缺少希望還能善存嗎?比起專業的照護,子孫的相陪是更大的生存動力。

 

 

員林廣成老人安養院:

彰化縣員林鎮員水路一段102巷76號‎


檢視較大的地圖

創作者介紹

救世主談話論

救世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咖喱
  • 死亡是悲哀的,但活得不快樂更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