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3 星期二

上午在我們聽演講之時乃彰化市及溪湖鎮役男的面會日。中午我們回到寢室的時候,
聽到今天參與面會日的同學在討論-
  某些彰化市役男跟
  立法委員陳杰、
  彰化市長溫國銘
  及欲參與年底市長選舉的妻子溫吳麗卿
  面會時候開始抱怨,榮譽假時間太少,過水班沒雨鞋導致鞋子整天都是濕的,等等事情
而屆時 副執行秘書在旁邊聽到了,他就說他會處理。
因此就從副執行秘書罵大隊長、大隊長罵中隊長及副中隊長開始,層層下壓。
而更也是為什麼雖然接近中午的時候彰化及溪湖的役男回來了,溪湖鎮役男又被調回隊部問

是因為大隊長降臨了!!

而下面這段是溪湖鎮役男說的大概內容
---------------------------------------------------------------------------
大隊長先要各位坦白,說不會處罰。而溪湖鎮沒作當然就沒承認。
大隊長又說反應的事情皆是雞毛蒜皮的小事,還說他當憲兵還比這個操,
早上五千下午五千,仰臥起坐伏地挺身等等的。
而他帶那麼多的替代役梯次,就沒問題。75梯的役男也都沒問題,就我們彰化縣有問題
其中 更跟溪湖役男說
事情要逐級上報 不要越級上報。
也說 如果要整我們的話,可以在很多地方扣分,只是他們不想對我們那麼嚴格罷了。
------------------------------------------------------------------------------
在此,反應了3個問題

1. 越級上報
這次的面會是地方首長帶著民意代表主動來看看及關心役男在裡面過得好不好。
大人們問役男,役男當然是據實以報,難道長官問話,還要隱瞞事實? 這是違背軍紀的!
難道大隊長問受訓役男話,受訓役男還要跟長官說:
「報告大隊長,我不能越級上報,必須要層層上報,所以請大隊長您稍待片刻,我先跟分隊長回報後,再由分隊長回報給區隊長,區隊長再回報給中隊長,那大隊長您就可以等候中隊長向您回報了」
這樣有道理嗎? 離譜阿!
這是「越級上報」假設 成立的話
那如果 假設不成立呢?
地方首長、民意代表與成功嶺實屬不同體系,
國民與國軍違法也不同法,民刑法與軍事法,何來一樣?
主要是為什麼役男跟自己家鄉的地方首長民意代表反應而已就有問題?
役男並非直接投署長信箱 (就算投署長信箱,也是役政署鼓勵開放的) [連結]
何來越級上報 何來罪名之由?

2. 憲兵忍得住,為何我們忍不住?
於此必須畫清楚界線,替代役跟士兵役的差別
兵役法第二條規定『本法所稱兵役,為軍官役、士官役、士兵役、替代役。』
替代役與前三役,實分為不同役別。
而替代役不具軍人身份,更也不具正式公務員的身份,乃是屬中間身。
再者
替代役兵源之一乃根據兵役法第三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
「替代役體位:服替代役。」
替代役體位也就是各位能夠明白了,
例如我扁平足不能久站久蹲 這個[久]字 很有玄機,
一天總時間超過一小時就會酸痛,所以像逛百貨公司 夜市 不到一個小時就不行了
而脊椎或四肢動過手術的也是一樣,要跟一般阿兵哥一樣訓練那麼久,哪能負荷?
所以不能在體力耐久度上要求我們替代役跟一般阿兵哥、憲兵一樣。否則何來替代役之創立?

3. 75梯的役男也都沒問題,就我們彰化縣有問題
之前沒問題,不代表就沒問題。其他人沒問題,不代表就沒問題。
就像是你紅燈右轉沒被抓過,今天被警察抓到了才說,我之前就沒被抓,為什麼今天就被抓?
一樣是不行的。
而更也不能說之前的學長及其他役男沒問題就真的沒問題,孰知他們是幹在心裡口難開
而有問題不公平本來就要表達出來,表達出來了為什麼還要被念呢?
沒有人起頭反應問題,何來問題被發現呢?
難道我在營中,鬍子昨天沒刮檢查沒問題可以通過,就代表今天沒括一樣可以通過嗎?
哪來的理論阿?!!
根本是推卸責任 打湯圓摸摸頭  將東西抹掉。

而晚上吃飽過後 彰化市役男全被叫去了教室 也是被叫去念~
中午有一次,但因有些彰化市役男是過水班沒到)
晚上 中正堂作結訓的第一次預演,九點十分的時候,樓上十二中已經回到隊部整隊完成
而我們十一中還沒回到隊部,大約九點半的時候,十一中喊著震天撼第的答數回到隊部
而直接進行晚點名。
這次點名也被操很久 操到將近十點,通常我們是九點四十前躺平床上。
中隊長也罵,他說大隊長說:
「十一中比之前還沒訓練還爛!站沒站姿,踏步不會踏步!軍歌不會唱」
而中隊長為了要求我們還說,
「只要被抓到出包的役男,役男直接閥勤。而若被中隊長抓到,該分隊分隊長直接罰勤。要幹部好好得盯緊我們!」
不過 中隊長看時間已晚了語氣舒緩的跟我們說「最近感冒人口變多了,睡覺起床及身體不適要多喝熱開水,請役男多多喝水保養身體保養喉嚨,並請幹部們協助我們的喝水要求」

………… 這根本就是報復! …………

而反應的彰化市同學們,你們伸張正義沒錯,你們很辛苦沒錯
但是忍一下結訓假 大家再一起投訴不是更好嗎?
大家才不會讓中隊長出動、副中暫停職務來電我們~

於是我們大家皮繃緊的過了星期二星期三  星期四早上因為整個流程都很趕,而我們也都只要音量大了點 大部分會彼此提醒,而安全順利 開心 暢快 愉悅的出了成功嶺大門
要申訴的準備申訴 要幹結的準備趕節  要打網誌的打網誌

 

 

 

話說,在營中真的是個病毒傳播地,有些很缺德的同學 感冒了 咳嗽了 打噴嚏了 都還不戴口罩
於是~我在第三周就中鏢了~ 稱到星期四回家跟趕緊去看醫生,唉。
不過在家中,恢復速度好超快的,現在就好了呢~呵呵

下一篇 乃是關於 成功嶺生活、公差、內務、技巧等等內容

創作者介紹

救世主談話論

救世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豪哥
  • 我也是一回來, 頭暈馬上就好了.
    現在我睡一覺起來, 反而都覺得成功嶺的事都離我很遠. 來的很突然,去的更突然!
    不過軍隊體制加上官僚作祟, 真的是很不舒服, 一群死腦筋又虛偽的"長官"!
    阿彌佗佛!